必赢棋牌|手机网站
做最好的网站

出行平台,未来一定还会有更多的企业进军网约

2019-11-30 作者:互联网科技   |   浏览(153)

原标题:滴滴处于风口浪尖尖,京东刚刚上线的网约车能否竞争过滴滴?

烧钱不止,亏损不止。

每天早上6点,家住北京房山某小区的郭女士都会叫上一辆网约车,到最近的地铁站。“春节前后不好叫车,现在正常了。只是没有了优惠,基本上和出租车一个价。”郭女士说。

京东要开展网约车业务的消息这两天在业内广泛流传,京东是否会成为继美团之后第二个进军网约车的科技巨头还不明确,但是网约车这个市场应该是吊足了这些互联网大企业的胃口。所以,在我看来,京东不会是最后一家进军网约车市场的公司,未来一定还会有更多的企业进军网约车市场。

图片 1

监管风暴之后,网约车市场已经变得很平静了。不过,各方仍心系网约车的前途。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坚持包容审慎监管,支持新业态新模式发展,促进平台经济、共享经济健康成长。交通运输部部长李小鹏在两会期间也表示,网约车对经济发展、增加就业、科技创新、改善服务都有很重要的意义,交通运输部对它发展的态度是积极支持,对发展中存在的问题,要趋利避害、包容审慎、守住底线。

图片 2

被资本一路喂大的滴滴终于感受到了资本寒意,对外宣称要过冬了。

网约车经历2018年两起安全事故之后,合规化进程加速,大量不符合条件的司机退出,短暂出现了平台活跃度不足,叫车成功率下降,出行成本提高等情况。进入2019年,作为“网约车一哥”的滴滴一直在“调理养神”,其他平台也都在各自经营自己的业务。网约车市场一派风平浪静的景象。

网约车产品几乎没有技术壁垒,而且市场大、现金流充沛、运营成本低、投入产出比小,这些都是摆在这些互联网公司面前的优势,之所以目前出行市场相对比较平静,一个关键的原因是刚刚经历过两场大的“战役”,一场是“滴滴与快滴”,另一场是“滴滴与Uber”,这两场“战役”让资本市场非常忌惮这个领域,所以直到今天,出行市场还是相对平静。但是,像美团、京东这样的大企业,自身就有充沛的现金流,所以进入这个领域是迟早的事。

有媒体称,在 2 月 15 日上午的月度全员会上,滴滴创始人、董事长、 CEO 程维宣布公司将做好过冬准备, 2019 年会聚焦当前最重要的出行主业,继续加大安全和合规投入、提升效率,因此将对非主业进行“关停并转”,对业务重组带来的岗位重叠和绩效不达标的员工进行减员,整体裁员比例占到全员的 15% ,涉及 2000 人左右。

不过,在这种平静之下,一股暗流却在涌动。

图片 3

这也是滴滴自成立以来,官方首次承认裁员。此前,滴滴出行刚被外界曝出 2018 年持续亏损,仅补贴司机一项便超过 113 亿元,全年亏损总额高达 109 亿元。

日前,网约车“老兵”AA租车更名为AA出行,更加聚焦出行业务。无独有偶,一段时间以来,多家出行企业,诸如曹操专车、哈啰单车、嘀嗒拼车等纷纷升级为“出行平台”,业务范围扩大。

现在说到网约车,不得不说安全的问题,安全问题是目前互联网出行市场绕不过去的核心问题,目前的滴滴正处在安全问题的漩涡中,我相信滴滴一定会拿出更多解决安全问题的办法,而这些办法无疑会成为未来网约车的参考,相信随着网约车参与企业越来越多,网约车的安全解决方案也会逐渐成熟。

作为到目前为止烧钱最多的互联网赛道,滴滴与快的曾在巨额资本支持下迅速攻占市场。此后,滴滴在资本裹挟下,又先后合并快的与 Uber ,成就了行业巨无霸。

正如狄更斯在《双城记》开头的一段所言,“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如今,各平台转变观念,跃跃欲试,2019年的网约车行业或面临一场变革。

网约车的发展速度非常快,不仅在国内,全球市场都是如此,这说明网约车这个业务有旺盛的市场需求。但是安全问题同样也是一个全球性问题,建议国内的出行公司可以参考一下国际经验,尽最大的可能来保障乘客的出行安全,当然司机的安全同样重要。

据天眼查的数据统计显示,自滴滴 2012 年成立以来,截至目前已经完成了 20 次融资,金额总量超过 200 亿美元,成为全球融资额最大的未上市公司。

扎堆更名,小玩家暴露大出行野心

不管怎么说,一个行业有更加充分的竞争是一件好事。

然而,作为中国网约车的龙头老大,滴滴其实一直都在赔钱,身陷亏损泥淖。 2018 年 8 月,程维曾表示,“ 6 年来我们还没有实现过盈利。”公开资料表明,滴滴出行 6 年来累计亏损额高达近 390 亿元。

3月7日,网约车老玩家AA租车更名AA出行,更加聚焦出行业务。品牌升级的同时,AA出行引入来自高德地图、同程旅游、飞猪、携程等OTA平台的流量,寻找新的业务增长点。不仅如此,业务重心也由面向企业、商旅等B端客户为主,转变为B端、C端业务双向发力。

网约车的世界里,需要新的洗牌人

新经济 e 线注意到,不仅如此,滴滴的份额也正遭到其他竞争对手的蚕食。

AA出行的前身AA租车创立于2013年4月,同年5月正式上线运营。彼时的网约车行业,正值雨后春笋般的发展时期。经过一番并购与厮杀后,滴滴打车脱颖而出。

回首过去,资本加流量,网约车的模式容易复制。在这个偌大的市场下,无数的玩家在觊觎滴滴的“霸主”地位:

2 月 14 日,曹操专车宣布升级为曹操出行,瞄准了大的出行市场。此前,包括首汽约车、嘀嗒顺风车等也已经进行了品牌升级。

网约车平台更名“出行”平台的先例也是自滴滴开始的。2015年9月,滴滴打车更名为“滴滴出行”,滴滴平台也成为涵盖快车、出租车、专车、顺风车、代驾及大巴等多项业务在内的一站式出行平台。在滴滴出行合并优步中国之后,网约车行业进入低调发展期。

王兴的那句“打车,美团是一定要做成的”让美团激进地开展了网约车业务。今年3月21日,在南京进行试运营后,美团打车强势登陆上海,开通出租车和快车服务。然而两只超级独角兽之间的烧钱战争并不能持久,发展逐渐令外界开始质疑。

2018 年以来,包括长城汽车、戴姆勒、宝马、上汽、东风汽车等在内的中外汽车厂商也相继宣布进入出行市场,网约车大变局时代已经启幕。

最近一轮出行平台更名潮,则是源于嘀嗒拼车更名嘀嗒出行。2018年1月,嘀嗒拼车对外宣布完成品牌升级,由“嘀嗒拼车”升级为“嘀嗒出行”,从一个专注顺路拼车的出行平台,升级为一个出租车、顺风车兼具的移动出行平台。

另一边2014年成立、主营出租车和顺风车的嘀嗒,也用补贴模式迅速打开了市场,但同样会面临美团补贴之后的窘境;还有高德叫车、首汽约车、神州专车、曹操专车、携程……

平台烧钱或到尽头

此后,多家平台也迈出了更名的步伐。

无数的企业砸下了一堆钱,疯了都想上马路。

对此,有业内专家表示,以滴滴为代表的 C2C 网约车平台护城河不够宽,也不够深。其商业模式是基于高度依赖补贴驱动之下的网络聚合效应及全网的规模效应,司机和乘客的黏度都偏低。

去年9月,哈罗单车宣布公司更名为“哈啰出行”,目前业务已涵盖单车、顺风车、出租车、专车、共享汽车等;2019年2月,“曹操专车”品牌和服务也全面升级为“曹操出行”。最新完成更名的,就是AA租车了。

直到让许多人心寒的滴滴事件爆出,才给整个喧嚣气燥的行业泼了一盆冷水。

图片 4

网约车平台更名为“出行”,是企业野心滋长,还是发展的必然选择?

交通运输部决定,自9月5日起,在全国范围内对所有网约车顺风车平台公司开展进驻式全面检查。负责人表示,要认真开展网约车顺风车平台公司联合专项检查,切实加强安全监管,压实企业安全主体责任,强化整改落实,更好促进新业态健康规范发展,保障公众出行安全。

如今,这一模式烧钱恐怕已走到尽头。在人口红利见顶、市场资金供给不足的情况下,依靠市场驱动、模式创新而成长起来的互联网企业以扩张换成长空间的模式难以持续。

独立分析师唐欣表示,“这些企业要么是已经开展多元化,要么是准备发展多元化。而多元化的方向也都是集中在大出行领域,所以通过更名,一方面能够更好地反映出产品本质,另一方面也是利用原有用户流量发展新的出行业务。”

事件还没有结束,但换言之,先行者滴滴也用亲身的经历给了市场一个教训。在一纸新政下、在万分悲痛中,所有玩家再次重聚网约车赛道。阴影下,谁能打破雾霾,给整个行业信心,谁就是新的洗牌人。

截至目前,网约车平台依据运营模式的不同,主要分为 C2C 和 B2C 两种模式。主要区别在于车辆和司机的来源是平台自由还是由私人提供。

互联网观察家丁道师则认为,一些更名企业业务量还没有达到“出行”平台的体量。目前,“大出行”领域内滴滴一家独大,其他几个平台很难企及。

出行这个领域足以吸引更多的玩家,也足以容纳更多的玩家。当下的网约车市场,已经迎来了新的时刻:无论格局、无论资本,只要能提供良好的、安全的服务,都将成为合理的存在,而京东这个玩家,也将被网约车市场接纳。

从成本和服务两个消费者选择的决定因素来看, B2C 服务占优, C2C 成本占优。其中, C2C 平台提供技术支持连接供需双方——私家车主用自己的车辆为搭乘者服务。在这种轻资产模式下, C2C 平台呈燎原之势快速扩张。

车企入局网约车,分销还是机遇?

就像蔚来资本合伙人张君毅所说:“网约车这个市场,你要有个大局观,还要有一个中局观。中局观是出行市场一定要规范化,它是民生问题,也是包括就业是社会安定问题等。这些问题综合考虑,一定要按规矩陆续融资,而不是粗暴型用资本去烧钱。”

国信证券分析师梁超认为,与重资产的 B2C 模式相比, C2C 似乎门槛较低,目前滴滴的格局正是通过烧钱模式下的补贴战争所建立起来的。

老玩家更名加码,新玩家也是摩拳擦掌。传统车企似乎看到网约车的发展机遇,纷纷挥师入局。

旦恩资本合伙人牛禹向投资界表示:过往十年,中国依托于移动互联网的模式创新已经走向了全世界的巅峰,像开放性领域的行业例如吃、喝、住、行则依托于人口红利得到了快速发展。无数资本的推动,让这些领域逐步演变成头部玩家市场份额越来越大,同时也暴露出不得不解决的产品迭代与管理问题。

回顾行业发展历程,国内网约车的萌芽出现于 2010 年。 2010 年易到用车正式上线,率先提供中高端商务专车服务,成为了国内网约车行业的鼻祖。

2018年10月,戴姆勒与吉利宣布组建合资公司,提供高端专车出行服务。11月,上汽集团推出中高端网约车平台“享道出行”。宝马中国更是先人一步。12月14日,宝马网约车业务在成都上线,第一批共上线了200辆配备专职司机的宝马5系商务轿车。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出行领域的龙头具有“规模效应”没有“网络效应”。即在这个领域中用户的忠诚度并不高,一旦出现了区域性势均力敌的对手,那么整个市场还有机会被分割,逐步从“高频次低毛利”场景转向“低频次高毛利”场景。京东当下开展的运输平台业务很可能是建立在京东物流、同城货运物流服务平台等2B的业务上,模式上能够与其对标的例如“快狗速运GoGoVan”等。

2012 年,快的、滴滴打车相继上线后,相类似的打车软件如摇摇招车、五一用车、大黄蜂打车等 30 多家打车软件如雨后春笋般登陆市场。次年,快的获得阿里巴巴、经纬创投一千万美金 A 轮融资,滴滴获得腾讯 1500 万美金 B 轮融资,在巨额的资本支持下,快的和滴滴的补贴大战拉开帷幕。

2019年1月9日,江淮汽车宣布,江淮汽车旗下移动出行品牌“和行约车”正式上线,江淮汽车正式进军网约车行业,并计划2019年内投放1万辆新能源车。

出行的刚需里,谁也逃不掉。偶然又害怕继续面对危险的第三方平台,倒不如有新的玩家让市场换新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2013-2014 年,群雄并起, Uber 进入中国市场,整个市场迎来了爆发式扩张和洗牌,滴滴、快的、 Uber 通过大额补贴的烧钱方式割据市场,中小平台在竞争中大多死亡。 2015 年 2 月,滴滴打车和快的打车宣布合并。

此外,首汽集团早在2015年就成立了首汽约车,主打中高端市场。去年8月,长城汽车集团也推出共享出行品牌“欧拉出行”,开展长短租、分时租赁和网约车业务。

责任编辑:

同年,专车市场上分别背靠神州租车(神州优车旗下子公司)与首汽集团的神州专车与首汽约车定位高端网约车服务,与滴滴专车三足鼎立。直到 2016 年 9 月,滴滴出行收购 Uber 中国,网约车领域一超多强局面至此形成。

据新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一汽集团、吉利集团、首汽集团、长城汽车、上汽集团、长安汽车、东风汽车、江淮汽车、众泰汽车等车企已进军网约车市场。“传统车企入局网约车,产品思维仍难改变。”互联网观察家丁道师认为。

易到后因资金链断裂,从 2017 年 6 月至 2017 年底,易到进行了股权变更,几乎淡出了公众视野,活跃用户数也一路走低。

“车企平台费用太高了,适合商务出行,不适合普通人日常用车。”用户林森称。新京报记者注意到,新入局者主要瞄准中高端专车市场,自有司机与车辆,安全系数高,出行体验好,但费用是平常快车两倍,对于普通人日常出行影响有限。

实际上,网约车行业的上半场是对用户规模的争夺,也是各个平台背后资本之间博弈的结果。通过并购快的和 Uber ,滴滴的股东集合了腾讯、百度、阿里巴巴三大互联网巨头,依托强大资本动力的滴滴也一路烧钱至今。无论是滴滴快的大战,还是滴滴优步大战,都是不折不扣的烧钱大战。

一位业内人士介绍,车企入局网约车,自营车辆属于重资产重运营,目前规模不大,去年以来车市低迷,汽车销量下滑、库存增加,车企进入网约车的一大原因是增加分销渠道。

本文由必赢棋牌发布于互联网科技,转载请注明出处:出行平台,未来一定还会有更多的企业进军网约

关键词: